拥抱情人节6

      面对这从见过的宏伟奇观,拧杨戈本能的点上一根烟压压惊。

      或许深夜里的火俞光太过引人注目,两个带着大檐帽,身穿警服的警察罈叔叔从大门的岗亭里迎上来艒,警퀋惕的打量他和停在一旁的黑色大G:“喂,干什么的!섙”

      杨戈惊讶看了看二人身上的警服,的确是真的警服,而不是做得像警服的保安服,心头暗道“这情况,比멞秦波说得可严重多了啊”。

      他没有废话,直接摸出搜查二科的证件递过去:“兄弟,里边怎么样了?”

      两名警察检查完他的鞰证件,齐齐向他敬了个礼,双手拴将他的证件交还给他:“没听到㇗里边有什么动静儿,不过我们一直쁛在大门这边,具体情况我们里边的弟兄才清楚,这么晚了您过来,是为了?”

      杨戈收起证件,谎话张口就来:“你们里边还有弟兄吗?嗯,这个案子有可能会交到我们科室手里,我老大叫我先过来摸摸ҭ情况……我可以进去吗?”

      其中一名警察听言,偏过头捏着挂在肩껖头上的对讲机说道:“三号楼、三号楼,这里是门㙴岗,有泰安局的兄弟过来了解情况,里边情况如何?”뽚

      不多时,对讲机里就쯚传出声音来:“门岗、门岗,这里是三号楼,三号楼暂无异常,暂无异常。”

      这名警察松开对讲机,对杨戈点头道:“里边暂无异常,您可以进去……请一切小心。”

      鑍 他们侧过身子獷,对杨戈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谢了兄弟。”

      杨戈很感激的双手与两位警察叔叔握了握手。

      别人完全可以直接放他进去,却还쥫是先替他了解一遍里边的情况。

      人得知好儿!

      客气完,他抬起头望了一眼那道接天连地的宏伟的灰色光柱,心头多少还是有些迟疑。

      但旋即,这点迟疑就烟消云散了。

      这膙些个警察叔叔还是普通人,都敢守在这됽里,自己这个修行者要是连进去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那还修行个蛋!

      还不如回去勇继续福报996!

      䃗 他这会这么想。

      并不是他头铁。

      也不是什么ޔ初生牛犊不怕虎。

      他只是不想再像以前那么活……

      怘在他逼着自己强大!

      杨戈弹飞手里逦的烟头,从口袋里摸出一包没开封的华子,拆开给两位警察叔叔一人敬了一支,自己也再度点上一支。

      然后叼着烟将点钢枪橗组装起来,提枪大步流星朝福田小区内走去。

      两位警察叔叔看着他没有半分迟疑,半分胆怯的背影,感叹的对视了一眼:真猛士也!

      ……

      越往小区内部走,杨戈就感觉到体内的三阴劲越活跃。

      连丹田内的黑色能量꺌,都似有几分蠢蠢欲动之绯感!

      ᡺很显然,这座小区内的阴气,已经浓郁到了一个十分变态的程度!

      不过令杨戈有些诧异的是,这么浓郁的阴气,按说应该鬼物满地跑了才对!

      帒 但他一路行来,别说游魂、恶鬼,连幽魂都没有看到一只!

      他思索了一会儿,觉得肯定是上头在这里布置⋄做了什么布置……不然也不可褀能派几个普通警察封锁这里澅。 䵩

      普通人的命也是命啊!

      他循着小区内的指路牌,沿着人行道一路向三号楼走去。

      抵达三号楼底下的时候,早有一名中年警察在外边迎接。

      他见到提枪而来的杨戈,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纯您ࠞ好,我围是XX街道派出所民警,张一鸣。”

      他向杨戈敬了个礼:“需要我提供갍什么帮助吗?”

      杨戈放下枪,窸回礼:“谢谢,我不需要您的帮助,我就随便转转……嗯,可能我会以我的方式查探这栋楼的情况,您继续您的工作냻,不用管我。”

      张一鸣点头:“那您忙,有什么需要尽管招呼我。”䧹

      杨戈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目送张一鸣的回㏈到三号楼底楼大厅内。

      他看着㰛张一鸣沉重却坚定的步伐,杨戈忽然有种肃然起敬的感行觉。

      这些人以凡人旬之身,却坚定的站到了平民百姓最前方,直面妖魔鬼怪的警察,也都是真正的英雄!

      换做他……他做筢不到!

      嗯,那句话说得多好啊㞭。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在替你负重ꮎ前行。

      杨戈站在原地,沉思了几秒,索性提着枪也跟了上ಬ去:“张大哥,我就在这边查看,不影响你什么吧?”

       ㅓ张一鸣听言脸色一喜:“不影响、不影响啊!”

      他太希望有个人能在这里陪陪他说说话,聊聊天了。

      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心理作用,他总觉得这栋楼里鬼气森森、⊋阴痦冷刺骨……

      杨戈笑着和他点了点头,随意在明亮的大鴿厅里找了一个比较干净的地方,盘膝坐下,将点钢枪横在膝上,慢慢闭上双眼,催动《三阴劲》第一层运转。

      他体内本就亢奋无比的三阴劲,经他这么一推动,瞬间就化身撒手씢没的二哈,吃错药般沿着《三阴劲》一层的行功路线图疯狂运转。

      霎时间,浩瀚如大江长河ⓚ般的阴气,蜂拥而入!

       风助火势,火借风威!꿛

      狂奔、狂奔!

      如猛虎出栏⑸!

      ̌如大江决堤!

      那股子“这栋楼的阴气,我三阴劲吃定了,耶稣都留不住”的的疯狂气势,遛把杨戈这个主人都惊呆了!

      睊 㼧他根本未曾细想过,像《三阴劲》原版《三阳劲》那种偏激到燃烧寿命,搁古代连魔教徒都嫌弃的功法,在进入到一个能量充沛的环境后,会是怎么一个反应!

      正经的武道内功,讲究的是“阴阳调和、龙諝虎共济”……说人话,就是肉身和内功相辅相成,肉身供养内功,内功反哺肉身,双方达成一个相辅相成、携手共创辉煌的和谐局面。

      而新纪元的武道内功,就没那么讲武德了,如果将新时代的内功拟人化,那么他肯定是一个整天叫喊着“我的,我的,全都是我的”的大肚汉!

      有祒药力吞药力,药力不够吃血气,血气还不足就抢精气神……쪕总而言之,哜就是吞噬武道修行者拥有的一切资源,在最短的时间内不顾一切的让自己壮大!

      古代习武者,可能要用数年,数十年,甚至是数ゼ十年才能大成的内功修为。

      新纪元的武修们,可能一两年就超越了!

      和这种一旦断了武道资源供给,分分钟到能把武修本身给生生吸成人干的霸道功法相比,古代魔教的那些ꌚ以毒物药力或强行刺激穴窍提升功力的歪门꾈邪道功法,都只能算是弟中弟!

      这就是为什么,雷虎给杨戈换取《三阳劲》的时候,一并将配套的“蕴养丹”也兑换给了他!

      蕴养丹是给他增加功力的!

      也是保证他不会被《三阳劲》给吸出毛病的!

      껥 杨戈以掎《三阳劲》为模版,用黑色能量为基转换过来的《三阴劲》,在偏激程度上,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唯Ɖ一不同的,也就是黑色能量不是武者的血气,三阴劲吸不动,只能被动等待杨戈这个主人投食。

      现在,三阴劲终于遇到一个它能欺负的了……輋多得仿佛无穷无尽的阴气ᯕ!

      它还不可趟劲儿的往死造?

      这就像是一只永远也吃不饱的耗子,掉进了谷仓里!

      ᥴ ……

      ꇻ 还没等杨戈从三阴劲㑉的疯狂中回过神来,就感觉到手足太阴、少阴经脉传来刀割般的剧痛!

      他立刻靫知道,这是刚刚打通的经脉承受不住如此疯狂的运转!

      “轻䥷则经脉受创!”

      “重则走火入魔啊!”

      严重的后果在杨戈的脑海中闪过,他正要不顾一切拽住这头吃错要的二哈时,忽낦然感到,刚刚涌起的疼痛感竟又潮水般的退去。

      取而代之的,是将他整个人都浸泡起来的冰冰凉凉舒爽感。

      퇛这熟悉的感觉,杨戈都不细想就能断定,肯定是盘踞在他丹田内的黑色能量大爷们,发威了!

      “这푝么护犊子的吗?”

      他无语的沉下心神,仔细感知自己体内的情况。

      果不其然。Ǩ

      原本盘踞在他丹田中,任凭他如何调动都一副要死不活的黑色能量,不知何时已经漫步他全身!

      感觉上,好像是三阴劲每一次经过丹田之时,都会带出一丝丝的黑色能量,流入他的《三阴ꆌ劲》主修的手足太阴、少阴经脉之中,再经由手足太阴、少阴经脉,散落到他全身。

      那架势,真像是个护犊子的土豪,搂着自己闯祸的孩子,对他大声的说:“他还是个孩子啊……”

      不过杨戈仔细一想。

      连他在自己脑袋上轰出一个血窟窿,黑色能量都能给他恢复如初喽。

      修复几条受损的经脉,自然是毛毛雨,不值一提……

      行叭!

      您老这么护犊子,您就护吧!

      反正我也没损失!

      ྼ 杨戈收起担忧,开始引导精杰力过剩的三阴劲朝着《三阴劲⏆》第二重的行功经脉发起冲击。

      难得有这么多的阴气!

      难得黑色能量大爷们肯主动出来收拾烂摊子!

      现在不冲击二级武士,那퍨不成还等过年吗?

      什么?

      四天㹩前才晋升三级武士,现在就突破,速度太快,境界不稳?

      ඔ不记得丁猛是怎么说的了吗?

      Ꙑ我辈武修,勇猛精进,只争朝夕!

      能活着椻,才有以后……

      ……

      一翕旁的民警张一鸣,就只见到这位泰安搜查员刚刚坐下,四面八方就涌出大雾般的浓郁灰色气体。

      明亮的大厅内,能见度迅速下降。

      张一鸣心惊胆战的慌忙退出大厅。

      然而他前脚才迈出大门,就听到身后传来低低的“轰”的一声。

      他一回头,就发现盘坐精在角落里的那位泰安搜查员,火了……

      不是那个火了。

      而是真的着火了!

      全身的燃烧着火焰的뺘那种着火! 尜

      再一细看,火焰中的那位泰安搜查员,竟然连头发都完好无损,完全不像是着火的样子。

      难不成……这是某种武道功法?或是道家术法?

      只不过,这火焰的蠟颜色,怎么是惨白惨白的……好不吉利的说。

      张一鸣收住心惊胆战的步伐,还要细看,忽然,大楼一阵抖动,大厅内的灯光剧烈也随之一阵剧烈的闪烁。

      他连忙转身逃出大厅。

      几秒后,大楼첝恢复正常,灯光也恢复正常。

      张一鸣站在大楼外,拿着对讲机紧剖张的朝大厅内张望,忽然发现……角落里那个泰安搜查员,没了!

      人呢?

      那么大一个人呢?

      怎么凭空消失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