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惹心中带火的女人

      水门并不担心零衣她们⧙,这两个少女的坚强品质和顽缑强毅力已经给了他很大솕的触动,他相信假以时日,这两位少女必定能ះ够再筑她们昔日的辉煌。

      现在水门琢磨的是关于幽然魂光碎片的事情。

      幽然的魂光碎片就在零衣身上,这点毋庸置疑,但问题的关键是该怎样让其显现出来。

      ”魂光碎片与肉身有关,能否尝试用肉身来作为灯心,尝试让其回归呢?“水门拿着兔形面具思索೵道。

      ৛ 他也在联想到了幽然对于釧自己的意义。

      幽然虽然精灵古怪、调皮任性,但终究是陪伴了自猐己十多年的人。

      她自称是水门的女儿,虽然没有凭证,但这么多年来一直也相安无事,不ヲ是出于邪恶目的才来,至少水门没有看䠦出她有做过任何伤害自乬己和其他的事。

      虽有疑虑,但日子久了,ꦦ人孰无情?ꢶ

      ⶿哪怕是阿猫阿狗,长期的陪伴也会将之视作理所当然,更何况是活生生的人?

      玖辛⫘奈上辈子死过了,这辈子也死过了一次,幽然则是一辈子死了两回,到现在也还没复活过来。

      不论幽然有多么刁钻任性,她所做的一切至少在水门的眼里没有罪大恶极的事。

      相比较起自己来,她为这个家也做了很多。

      玖辛奈怀孕的阜时候,她也一直时刻守护着,替水门和玖辛珻奈安排好家务、做好饭菜,等着一家人在一起聚餐。

      她虽然捣蛋,说话总是不饶人,但又有谁说自己从来便无缺点呢?

      生而邬为人,优缺相伴。正ﯺ因如此,人生才丰富多彩,没有完美无缺的人,只有为了自己的存在而不断拼搏的人物。

      递 幽然很美,比之玖辛奈也毫不逊色,甚至有所胜之,但在水门眼里,她们两个女性都是自己最重要的人。참

      鸣人如今和玖辛奈待在一堆,鵨而水门他则是为喰了寻找幽然的魂光踪鑞迹而奔波、操劳,经历一个多月了,总算是쪣有了眉目。

      水门决定将幽然的尸身放出来,使之与零衣相见,看能否发挥共鸣。

      幽然来历神秘莫测,是不是自己女䬀儿也还完全的定论,她的真身并不属于这个决斗褰怪兽世界,真身出现在此的话说不定会有什么异变发生。水门起初怕因此而让零衣她们有所压力,是以没有将这个롵提议说出来。

      那两翂位闪刀姬还在认真、紧张地准备着黄金国进攻的事,水门本打算让她们将这个时期度过,往后再提。┶

      令人出乎意料的是,这两位少女的准备远越嶓水门预料,着实让水䌣门对她的评ꪁ价高了几分。

      “ꌼ现下零衣她们已经将一切准备就绪,我若到时䫙候再将这件事说出来,她们必定会责怪我。”水门想到依那两个少女的脾气绝对会这样。

      既然是真正的朋友,水门决定将这件事告知二女。

      零衣此时正站在闪刀空域二围,她心中平静,古井无波,平静得让外人뵄如果看到的话,根本难以想象这里即将有大战发生。

      露世呢,她则是去准备材料去了。

      虽嘝说修复了风刀、水刀装置,但还有几大属性没有找到,露世再竭尽她的所能去搜索一切有用之物,说不定就会遇到火刀、暗刀等有关的物事也说不定。

      水门打开房门,蛒往后䠿出去。

      鱩 他走到零衣的身后,准备将自己的打算告诉零衣。

      零衣长发飘逸,在风ゟ中更显得自然、漂亮。

      她回过身来,知道水门来了,对其询问道:“水门,怎么了?”

      水门也是将自己的实蹚情说了出来,希望零衣能够再进行尝试唤魂。

      零衣听完后,美目流转,她抿起红唇,笑着说道:“我还当是什么事,既然有找到你所珍重的人魂光碎片的方法,那就赶快试啊,闪刀姬可不怕有什么危险发生。”

      水门知道零衣所言为真,他也笑了,点头道:“谢谢。”

      ㇥ 露世也走了上䱰来,她刚才听到了两人的谈话陦,酷酷地说道:“怎么,你们两个讲俏俏话不带上我?”놟

      零衣看着露世,露世看着零衣,两人相视而笑,知道在说调侃话。

      事实上露世早在水门过来的时候就到了,只是故意不露面,悄悄躲在墙背后偷听,想看看这两个㔭人在说些什么。

      得知水门打算召唤出要找的那嚕个人ꀭ的肉身时,露世撇了撇嘴,还以为是什么要紧탿的事情,结果就这,就这?

      헢 零衣反问道:ᄺ“露蘵世,你为什么躲在那里偷听,难道出现不好吗?”

      露世侧过身去,装作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惊呼道:“咦,那里有什么东西?”

      零衣顺着露世的目光看去篔,结果什运么都没发现,奇怪地问道:“哪里?”

      在零衣问的时候,露世已经一眨眼消失在了原地,显然她不想回答零衣的问题。

      水门看着这两女,也是觉得很温馨。

      谔小打篎小闹,笑笑乐乐,自在其中,不言而喻。

      露世其实地来到水门身后了,她用手指轻轻触碰水门的背后,对她说道:昏“既然有一定的风险,那就去我们闪刀空域的内部吧,那里有更严密的防控措施,不会出现意外的。”

      水门同意,然后跟着露世的脚步走了。

      零衣还在纳闷露世去哪里,结果就发现水门已经跟着露世往闪刀空域内部空间的方向去了,她怒斥道:“喂,露世,你还鬒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露世依然走着,装作没听见。

      零衣无奈,只得跟唌着这个帅气小姑娘和水门,想看看接下来她又想耍什么花招。

      来到内部,这里除了厚厚的铁墙和钢铁铺成的地面外,一无所有。

      水门断走到墙边,秤轻轻敲击了一下墙壁,发现没有任何声响。

      他其实已经暗地里将力量灌注在其中,但都被这递个墙壁所吸收了,地面上也是有着吸收伤害的装置吗?

      水门觉得这个地旤方还算不错,闪刀空域不愧ী为闪刀姬们的大本营,一切设备除了原来的装置之擾外应有尽有。

      无论是搜查情报、抵御外돸敌、还是反击都是一流之地,还有这里的食物储存也是达到了用不完的地步。

      难怪连黄金国都有所眼红,试图与闪刀姬宣战,将之占领,其他外来势力譎也蠢蠢欲动。

      确保安全后,水门对零衣和露檊世说道:“你们退后我要尝试召唤那个人的걥肉身。”

      零衣和露世依言向后退了几步,给水门腾出位置。

      水门闭上双眼,金色的光辉从他身上闪耀而㧾出,这是他尝试模拟这个世界力量的结果。

      虽然还不是太确切,但大致有了着落。

      在水门上方凭空出现了一个裂口,那裂口越来越大,最后更是中坠下了一座冰棺찠。

      冰棺降临到这个房间的ܠ地面,引得周围的空间发生了扭曲。 髃

      水门心道果然如此ᕃ,不过好在他提前做了安排。

      他走近冰ﴙ棺,用手轻轻地摸在上面,那冰棺周围显得扭曲的空间也是随之变回了原样焣。

      冰棺잛中正是水门一直想要复活的人幽然,她究竟是不是水门女儿还不知道,但不管怎样,在水门心里面,这个面色白ォ暂、容貌美丽的女子已经是和玖辛奈、鸣人同等重要的存在。

      看着冰棺中那犹如睡美人般的女子就这么흷安安静静地躺着,时间好像在她的身上没有丝毫体现流逝出来的感觉,她还是那么豄美丽,但难以复苏。

      水门目光柔和,看着幽然,有欢喜,也有悲伤。喜的是能够找到她的魂光碎片,可以有机会让其复活,悲的是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到那时究竟能否圆满地找回来了。

      짹 平复一下心情,水口门对零衣和露世说道:“好了,现在可以了,零衣、露世你们过来吧。”

      똟零衣以及露世见状也是走了过去,她们也想看一下这个让水门朝思暮想,想方设法要找到的魂光碎片的主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零衣率先走了过来,她往下低头凝视,Կ看着幽然。 樛

      幽然那迷人的相貌也是让零衣产生了极深的印象,让零衣有些感叹,蒉这个少女长得很漂亮,非常好看。

      罃 燾 但就在她还未注视多久,쒷身体却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零衣发现自己的身体在发着光,好像体内有什么东西要跑出来似的。

      兘 水门眼尖,鋣一眼就发现了其⃗中的奥秘所在。他迅速走到零衣身旁,然后用手搭在锗零衣的肩上,对零핌衣说道:“零衣,峛抱燾歉,麻烦你先不要动。“

      零衣虽然诧异,但是她选择相信水门,强行抑制住有些不凑受控制的身体,希望水门能够得偿所愿,找到那个美丽女子的魂光碎片。

      水门睁大眼睛,他心潮起伏,难以再平静下来,因为他真的成功了,见到了幽然的魂光碎片。

      他将零衣安扶,尝试用自己的力量将魂光碎片吸引过来,让其重新回到幽然体内。

      那碎片那好像感知到了什么,顺着水륜门的牵引就过来了,并没有产生什么妨碍。

      这归功于水门长期的模拟,他使用自己和这个世界的力量,让其能够不发生抵触,同是借助冰棺当中的幽然다本体的存在,让那碎←片有回家的归属之感。

      碎片就这么缓缓地来邺到了水门手上,被水门温柔地握在手心里,不敢有丝毫的粗鲁之举。

      嘓 水门心中激动,他终于自那些零星点点的魂光片段后再度收获了这一整大块的魂光碎片,距离让幽鸆然复活过来更近了一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