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小徒弟耍剑

      䅦 又来了!꿚

      搞得我像你的跟班一样,这样很没面子的!

      程假哀怨的白了一眼赵然,不甘的走到一旁,打电话给自己的手下,让他们去买一点猫粮或者猫罐头。

      同样的话听在不同的人耳中,又是另一番滋味。

      好有磁性的声音,ꌚ很温暖。

      一语击中01心中的泪砒点,让他想起玩具쎶虎猫,总是浩在他受欺负的时候,帮助他,给他找吃的……想到这里,泪就忍不住想从眼眶里涌出。

      “怎么了,小猫咪,你没事吧!”

      “是不是受솲伤了,我们去医院看看。”

      本来有止住趋势的泪水,这会儿像决了堤的洪水一般狂涌出来,㭻01一边用爪子抹着泪,一边说:“我没事。”

      但是越⪑是擦,泪越是쨫更多的从眼眶里冒出来,一发不可收拾。

      教官说过,杀手是工具,杀手没有感情,杀手是不需要泪水的。

      01做不到!䵸 

      他ധ是有感情的超凡猫。

      见到眼前的人,像是见到玩具虎猫一样,他们都是对他好的人。

      01跳进赵然怀中,头埋在赵然怀⩖里,嚎啕大哭。

      这时候,程假拎着手下买过来被的猫粮和猫罐头走过来,他瞟了一眼赵然,问:“这是怎么了?”

      赵然原本想摊摊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此刻只好싿耸耸肩膀。

      被落在身后的喵则天和赵懒懒终于是깡赶上了,赵府懒懒看到铲屎的抱着另一只猫,立马炸毛,口里碎碎念:“渣男,又要领回家一只猫了。”

      ᓂ但是又不敢对铲屎的发脾气,只好转移炮火,对着埋头哭뫾泣的猫吼道:“你谁谁啊,抢我的位置。”௾

      01抬起头,看到一只小豹子罢对着自己吱牙咧㬄嘴,唯唯诺诺的认怂道:“不好意思,一时϶没忍住뉋,我马上下来。”

      说完这句话,立马从赵然怀里跳出来。 玽

      赵影然不满的瞪了一眼갓赵懒懒。

      可赵懒懒立马把头转到另一뛙边,躲避与赵然对视脀。

      “真是老实孩子。”

      喵则天称赞道,经历过上次的老猫事件,她是越发喜欢老实的猫,希望以后猫国的子民少些欺骗,多一些真诚与뷭单纯。

      阄而恰恰这时,01也㔛注意到薮猫女王,在她身上,有刚才那个雒人一模一样的味道,但那个人不是猫,他疑惑的问:“你就是猫族传说中的女王吗?”

      薮猫女王喵则天点点头。

      “太好了蔲,我就知道你是知道我遇땮难了,是来拯救我的ꋔ,那个人身上쭡有你的味道,是你派遣他来救我的吧,他是你的仆从吗?”01问。

      薮猫女王剧烈的咳嗽起来,这让她怎么说,总不能当着人家的面说是,被人家拆穿怎么办,又不能说不是,哎,她太难了!

      老实猫就是这点不好,不懂的察言观色,问些尴尬的问题,她只砀好装作没听㩀到这话。

      婎我不听!

      我不听!

      01不见女王答复,满眼里全是疑问,又不说话,只是看着女王。

      喵则天只好说:“你还有什么疑问,就问吧!”

      “我䖰不⸐是对女王您不敬,윐我是想问,女王你的派头是不是太低了,作为女王,总还是需要被猫拥护뱣,有猫军开道,有仪仗队,女王应该是最后出场的?”

      老实猫太讨厌稇了!

      老实猫的话最伤人!

      想当年,我也是前呼后拥的存在,有狸花猫大将军护卫,疦有私人顾问玳瑁猫询问,有侍䞵女三花猫舔毛,有黑白侍卫猫拱ᩑ卫左右。 ᠰ

      “往事不提也摆,往事不提也罢。”喵则天摇摇头,拉住想要挠狞猫的赵懒懒。

      “这是我猫国的国师赵懒懒。”

      01站立起来䭅,拱着两只前爪,行礼道:ﺨ“见过国师。”

      “你叫什么名字?”喵则ן天又问。

      㙌 名字是什么?01不知道,训练营的人总是01,01的叫他。

       于是01老实把这话问出来。

      “像她叫赵懒懒,赵懒懒就是她的名字,我叫喵则天,喵则天就是我的名字。”喵则天解释道。

      “那我也叫喵则天。”01高兴的说,与女王一个名字,实在是䫆太酷了。

      喵则天忍不住一爪子拍在狞猫的脑门上,然后立马缩回来,藏ㄒ在身体下面。

      我不喜欢老实猫了。

      但是油滑猫也不哣好。

      老实猫,油滑猫,要怎么选?

      哎!我太难了!

      01用爪子捂着刚才被女王拍过的地方,难道我刚才说错话了,想不通。

      釜 “每个人的名字都不一样,如果你也叫喵则天,到时候别人叫的时候,是叫我,툖还是叫你,太容易搞混了。”喵찋则天无奈的解释道。

      ৳谵“我也不会取名字。”0횰1兤为难道。

      赵懒懒看不过去,这猫太笨了,出主意道:“这还不容易,你就跟女王姓喵,名字就叫01算了,你也听习惯了,你就叫喵01。”

      ⯹  “国师,你实在是뵍太聪明了。”01激动的拱ឨ手谢过赵懒懒。

      “那是,我可是一只智慧猫。”

      ꦬ喵则天没有阻止01跟她姓,而是告诫道:“好好做猫,等过了考ꇁ核期,我会在猫国中给你一个官职。” ꓨ

      뤕 自从上次被猫骗过,喵则天学聪明了,知道庞设立考核期,考核一只猫的品性,不能仅仅看能力。

      “谢女王。”

      ……

      在喵则天见01的时候,赵然和程假已经在审问红铁A。

      “别装晕了,你☂如果真想晕,我立橎马随你的意。”赵然威胁道。

      听到⌏这话,红铁A马上爬起来,低着头,不敢看赵然,他可是眼见到追踪课老师被活生生给揍㭣晕过去,惨啦! 컫

      “说说吧,把你知道梵训练营的事都说ȭ出来,等下我╱会去问狞猫̗,或者审问昏死过去的人,如果你有半点假话,你知道后果的。”

      “我说,我劝都说꧸了,训练营是红桃J的直属产业,独立于红桃小队,㎕当然,我们也会偶尔ꞥ帮帮他们抓捕超凡宠物。”

      “红桃羚J,与你们这些小队队员磻有什么区宨别?”赵然又问。

      “和人家比,我们只是蝼蚁,红桃J是扑克会的高层,属于人头牌,每张人头牌都是唯一。”红铁苦笑道。

      剦 “训练营很多煆吗?”

       “多,遍布世界各地,仅仅我知道的,就有鄹十几处。”

      “继续。”赵然沉吟눳道贋。

      䄄 “训练营里的老师都是外界⿅退休过后的杀桠手,只要训练出让红桃J满意的杀手,就会被赏赐灵气,迈入超凡者的世界,训练营真真管事的人被叫做教官。”

      “说说教官这个人。”鷫

      “他太神秘了,我也㐮不知道,只知道他很厉害,厉害到真个训练营的人悻加起来都不是他暍一个人的对手,他是红桃J的心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